溢出

[短 肉]
小短篇。伪兄弟,无血缘关系,年上,双向暗恋。HE。

不知道这种题材可不可以发,收养关系造成的兄弟。攻受两个都略有病,一个情境走到底,文风摸索中……


1
五点钟,陆钧准时下班。
被迫裹挟在拥挤的车流中缓缓移动,陆钧的这辆车还是毕业时家里给买的,那时候还是鲜活漂亮的款式,六年的疏于保养下来,早已灰尘扑扑如迟缓老人。他的存款够换一辆车,可也仅够换一辆车,就算买了新车他也养不起,这一辆虽然破旧,但还勉强能用,他独身一人,也没有找人交往的诉求,不需要装饰面子,作为代步工具也就够了。

他拧开车载广播,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中透出公式化的苍白:
今日上午九时,在一出租屋内发现某男子已死在家中两天,经法医鉴定死者为自杀,在该出租屋内未找到可供辨认死者身份的信息,已知死者男,三十左右,左肩有褐色胎记,请死者家属或知情人与警方联系,电话是——

天气非常热,陆钧手指的关节不住叩击着方向盘,额头渐渐凝出细小的汗珠。
自杀?
每个自杀的人也许都有充分的理由。但陆钧想,如果他和那个人落到同样的境地,他也不会去自杀。能活着总是比死了好一些的。就算生命里挤挤挨挨的全是压抑的灰,也算是种颜色,会摔倒说明在往前跑,透不过气说明还在呼吸。
更何况——他怎么舍得。

就算摔得鼻青脸肿,艰难如同窒息,也无法抗拒想在空气中汲取、吸收那一丝丝的甜腻香气的欲`望。
那是他生命的养料。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半黑了,陆钧进浴室里开了淋浴喷头才想起忘了买菜。
——实在是太热了,好好洗个澡清理干净身体的欲`望胜过了一切。
陆钧在水汽氤氲中注视着镜中的自己。年近三十,身材保持得还算不错,肌理结实,在健身房中锻炼出来的六块腹肌还未走形。面孔英俊,但神情阴郁,充斥着令人望而却步的冷僻。

洗过澡稍事休息,陆钧打开笔记本,将一天公事收尾之后,进入邮箱,显示出半小时前刚刚收到的文件。
破解文件密码之后又是压缩包密码,层层壁垒之后终于显示出真容。
照片上的少年应该是在食堂中,右手拿着筷子,抬头对着对面的女孩子淡淡微笑。
女孩子脸颊绯红,笑意盎然。看上去刺眼得美好。还好除了第一张,后面都是对少年的特写。
少年俊秀的轮廓,微抿的红润嘴唇,后颈上浅淡的绒毛,包括握着筷子的修长手指,指尖圆润玲珑,透着健康的粉红色,都被一一收纳入镜头。细致温腻,仿佛是从情人眼睛折射出的投影。

陆钧反反复复看了不知多少遍,渐渐觉得口干舌燥起来。手边却没有喝的东西。他不喜欢白水,宁可喝满是色素的饮料。如今家里的饮料和食物一起告罄,精神上的满足一时半会也告慰不了身体的需求。
而且没人比他更清楚,这满足与饮鸩止渴并无二致。

门铃响了,陆钧将文件关掉,又随便打开一个网页,才起身去开门。
开门的时候经过落地窗,才发觉天气已经阴沉下来,云层厚厚地积压在天空,天地灰蒙蒙一片,整个城市都仿佛陷入浓重的愁云惨雾中。怪不得这么热,原来是要下雨。
“到了半路才感觉要下雨啊,我都没带伞。”
站在门口的少年露出一个笑容,轮廓俊秀,嘴唇红润,后颈上绒毛浅淡。
“吃过了吗?我带了晚餐来。”
右手拎着白色的袋子,手指修长,指尖圆润玲珑,透着健康的粉红色。
见男人一直没有回答,少年微微仰起脸,清澈的眼瞳映出他的倒影——
“……哥?”


2
陆钧回过神,"啊”了一声道:“你怎么过来了。”
陆钦笑着说:“都半个多月没来了,我猜你冰箱里肯定空空如也,来给解放军送存粮。”晃了晃手中的袋子,除了餐盒之外,还有他爱吃的猪肉和蔬菜。
陆钦脱了鞋进厨房,把餐盒摆出,又拿出一包红茶。
“哥,你少喝点饮料,这些我都分好了,要喝的时候拿出一包冲了,就你家最大的那个杯子剂量刚好。”
陆钧“嗯”了一声,半晌抬手在他头上轻轻拍了拍:“就你贤惠。”
陆钦没说话,手指微微收紧,抓住了T恤下摆。
陆钦熟练地把菜分门别类放进冰箱,陆钧在桌上打开餐盒,一阵香气扑鼻。
“还热着。”
“嗯,那家餐馆味道很好,又离这里不远,可惜不送外卖,哥你下班早的时候可以过去吃。”陆钦道,“本来我想自己过来给你做的,这学期课程太紧,我时间不能保证,等下学期,我……”
“小钦,不用这样。”陆钧打断他,“你应该过自己的生活。”
陆钦久久沉默,然后洗手坐到他对面,说:“哥你尝尝,他家的红烧肉做得很好吃。”

陆钦自小丧父,六岁时母亲又查出重病,抛下他独自出走,被邻居陆钧家收养。陆钧家境也不能算富足,陆钦自小便格外有自觉,处处小心翼翼,有活抢着干,比谁都勤快,如果有人不让他做事,他便站在那里,一脸的惶然局促。
他长大后多少放开了一些,但照顾陆家人已经成了习惯。尤其陆钧来了S城工作,他也考到了S城的大学,生活更是围着陆钧转。但陆钧的态度对他相当疏离,陆钦咬着唇,一次次忍了下来。
陆钧略带讽刺地想,如果此刻自己去亲吻他,他是不是也会想着报恩,闭着眼睛强忍下来?

还好他知道自己不会。
这是他的少年啊。
少年有着他最爱的皮肤,他最爱的嘴唇,少年笑起来的时候,瞳孔深处粼粼的光,是他支撑世界的依仗。

“下雨了。”陆钦忽然说。
绵密的雨声敲击在窗上,碎如清玉。
陆钧抬起眼睛看着他。
“我今晚可以不回去吗?”陆钦垂下眼睛,从这个角度陆钧可以看到他的眼睫,根根分明,又黑又长。
“不可以。”陆钧的话说出口,陆钦的身体很轻微地摇晃了一下,手也撑住茶几。陆钧继续说:“我送你回去。”
陆钦再次陷入久久的沉默。

陆钧的手机响起来。
是同组的上司,平日里十分骄傲美丽的女人,熏然的酒气泄露了她的脆弱。她问,陆钧,你能过来找我吗?声音轻软,包含期许。
陆钧原本也许不会答应,但此刻对面陆钦的目光让他生出某种决然,他说:“好的,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陆钦的手有点撑不住茶几,他问道:“你要出去?”
陆钧点了点头:“我去接一个女同事,她喝醉了。”看着他的眼睛,继续说,“这么晚了,你想住在这里也可以,我晚上……有可能不会回来。”
陆钦的脸色一瞬间苍白了,他轻轻闭了一下眼睛。
陆钧几乎有他正在心碎的错觉。

他无法再面对陆钦的表情,匆匆站起来拿了外套,就往门外走去。
“哥哥。”
陆钦叫住他:“你忘了带伞。”
陆钧急急忙忙拿了伞,不敢再看他一眼。

开门的时候,有凌乱的步子从背后扑来,陆钧在意识到那是什么之前,已经被青涩的少年紧紧抱住。
陆钦的身体在发抖,他的声音也在发抖,他说:“陆钧,不要去。”


3
陆钦又重复了一遍:“陆钧,求求你,不要去。”
陆钧的思绪凝住了,他几乎无法再思考,无法领会少年这动作背后的含义。好一会儿,他才缓慢地问:“小钦……你怎么了?”
陆钦将手臂更加收紧一些,无法抑制哽咽地说:“不要去,不要去找那个女人。哥哥,你是要跟她上床吗?你爱她吗?”
“为什么这么问?”陆钧转过身,即将来临的预感迫得他眼前一阵一阵发黑。但是黑暗中又隐隐有火星,闪着喜悦而卑怯的光。
“那就是不爱她?那你为什么要跟她上床?因为生理需要吗?”陆钦扯着他的衣角,像一只执拗的小兽,“只是解决生理需要的话,我不行吗?”
“你在说什么——”
陆钦的眼角闪动着水光,但是眼神非常倔强。他尽可能快地脱掉身上的T恤,拉开牛仔裤的拉链,抓着陆钧的手胡乱往他身上按:“只是需要洞的话,我也有,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怀孕……”
“小钦。”陆钧的手按上他的肩膀,尽可能抑制住颤抖,用最温和的语气问:“你说我跟人上床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那么你呢?你是为了什么?你……喜欢我吗?不要为了报恩做傻事。”
陆钦闭上眼睛,眼泪不可抑制地滑落下来,年轻的面孔上带着惨痛与绝望:“是的,我爱你,哥哥,我爱你……”

黑暗中的火星轰地炸开。砰然飞溅,艳光四溢。

陆钧只来得及想,幸好他没有死去,幸好他还活着,有耳朵有眼睛,看到听到他的少年说爱他。感谢上苍,哈利路亚。



4
陆钦十四岁的一个梦,使得陆钧从他最尊重最喜爱的人变了味道。
仍然是最喜爱的人,却带着羞耻和禁忌的色彩。陆钧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他梦中,吻他的唇,抱住他的腰,或温柔或凶狠地贯穿他。
清醒的时候陆钦叫他哥哥。陆钧大他七岁,曾说你喊我陆钧就可以了。但是陆钦少见地没有听话,叫哥哥的时候多少能提醒自己,停止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知道自己应该离陆钧远一些,然而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陆钧一直对他极好,毕业后工作,薪资除了日常花用和赡养父母,很大一部分都用以供他生活读书。陆钦自我安慰,即使是为了这个原因,也应该留在他身边好好照顾他,直到他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人。
可是陆钧一直没有。
陆钦从未见过他与任何人交往。让他又忍不住生出了许多虚无缥缈的期盼。原来想着只要能远远看着陆钧就满足了,到后来又想照顾他,再继续下去,又渴望他能抱住他,与他亲吻,耳鬓厮磨。
贪心得无止无尽。

高三的时候,陆钦见到陆钧和一个人在酒吧后巷接吻。
他立在原地,久久不能动弹。
一辆车开过,车灯的光芒水一样地漾开,那个人微微侧过脸来,是一张男孩子的脸。

他们接过吻,又相携上了同一辆车,陆钦知道他们接下来是去过夜。
男孩子身材瘦削,面容精致,稍稍上挑的眼尾带着天真的诱惑。陆钦整夜蜷缩在被子里想,如果那是陆钧喜欢的类型,他说不定也可以做到。

陆钦回想那张脸回想了整整三年,陆钧却对他日渐冷淡。口吻还是温柔的,内容却越来越趋于客套,他知道他在不动声色地疏离他。
偶尔团聚的饭桌上,母亲催促陆钧应该尽快成家,陆钧的视线与陆钦对上,低头躲开,说了一声“我知道”。
陆钦怕了。
于是这天晚上他来了。带着陆钧爱吃的蔬菜和肉,他一包包分好剂量的红茶,KY和保险`套,还有他有生以来最孤注一掷的勇气。

陆钦赤`裸着身体,闭上眼睛,眼泪不可抑制地滑落下来,他说:“是的,我爱你,哥哥,我爱你……”

回应他的是陆钧的唇舌。
热情,湿润,狠命地搅动,啧啧有声,那种气势像要把他吞下去。像做梦一样。
陆钦被吻得满面潮红,伸手紧紧拽住陆钧的衬衣,否则他怕自己会因为全身发软而滑落下去。
“小钦。小钦。”这样一边吻他一边叫他的人不是别人,是陆钧。
居然是陆钧。做梦时都不知道,被他这样叫着名字,都会有心脏快要跳出来一样的感受。


以下是该贴的隐藏部分: 只有 青花鱼平民 用户组可以查看陆钧一放开他,陆钦就跪下去,拉开了他西装裤的拉链。
“小钦,你做什么?”
陆钦拉下他的内裤,将胯间那个跳动的灼热器官释放出来,抬起眼晴,自下而上地对着他一笑:“你硬了。”
话音一落,掌中的器官立刻再次涨大几分。陆钦再一笑,稍稍上挑的眼尾带着天真的诱惑,而后张开口,将它含了进去。
少年的口`交技巧很生涩,但是温顺热情,又一直注视着他,眼睛弯弯。这对陆钧来说是最致命的春药。
少年的舌尖舔过饱满的龟`头,在包`皮处反复吸`吮舔舐,双手也不住揉动着沉甸甸的囊袋。
“小钦,可以了,快起来……”
陆钧的声音隐忍而性`感,陆钦稍稍退开吸了一口气,调整角度,缓慢地将整个器官含了进去。
被深喉的快感几乎是灭顶的,喉咙内壁因窒息而一跳一跳的灼热触感如浪潮般袭上神经,陆钧抓住了陆钦的头发,将热流尽数泄在了少年的口中。
少年被呛得咳嗽起来,然而抬起手捂住嘴,把口中的白浊统统吞咽下去。

陆钧看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几乎不敢相信,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你吃下去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陆钦点点头,唇角带着餍足的微笑:“我知道,我吃的是哥哥的东西。”又说道:“这一次好快,哥你很久没做了吗?等下会不会持久一点?”
“……等下?”陆钧简直要被他这个突然之间奔放起来的弟弟弄懵了。
“嗯。”陆钦轻声道,“哥哥,你要我吧。”



5
陆钦的身体沐浴在白蒙蒙的水汽之间。
少年的肌肤很白,经热水蒸腾后透出一种新鲜的浅粉色。下颌到脖颈的弧度优美,腰腹结实,双腿笔直。背后的肩胛骨微微凸出,仿佛展翅欲飞的蝴蝶。陆钧含住他的双唇,反反复复爱惜地舔舐每一颗牙齿:“小钦,别做了,你会后悔的……”
陆钦双手抱住他的脖颈,热情地回吻,含含糊糊地吐出一个字:“不。”

陆钦出去后陆钧又在浴室待了一会。等他出去的时候,便看到少年仰躺在床上,双腿分开,手指在身后的穴`口内抽送,那里不知抹了什么,还在往下滴落晶亮的透明液体。皱褶被充分地撑开,小`穴已经变成泛着艳红的颜色。陆钦看到他下意识抽回手并拢腿,下一刻又呼了一口气,缓缓把双腿再次敞开,腿间的花瓣刚刚经过扩张,仍然在轻轻地一翕一合,看上去难以形容的淫靡。
“谁教你这么做的?”陆钧俯下`身将他环在手臂之间,声音里是自己尚未察觉的阴沉。
“我上网看片子,自己学的……”少年被他吓得越说越小声,闭了闭眼,眼眸睁开时已经重新鼓起了勇气,一眨不眨地直视着他,膝盖抬起来磨蹭他的下`身,“来吧,哥哥,来干我吧。”
“小浪货。”陆钧忍不住叱了一句,但是口气万般温柔。

陆钧低下头开始吻他。从发丝开始,眉骨、眼睫、鼻尖、双唇,所过之处无不一片湿漉。当舌尖转移到小巧圆润的耳垂时,少年的身体在他身下微微颤动。
“这里舒服?”陆钧贴在他耳边,气息都呵进他耳廓里,激得少年更是一阵轻颤。
“舒服不舒服?”陆钧见他不答,湿润的舌充分舔了进去,舔得少年整个耳朵都湿答答的,“告诉哥哥,我想知道。”
“嗯,舒服……”陆钦用发抖的气音答他。
这声音太要命。陆钧只觉得一阵血液涌上头顶,脸顺势埋进一边的枕头才没有鼻血流出来。
舌尖下滑,在少年漂亮的锁骨上流连了一会,又将左胸前那枚脆弱的果实含入口中。
陆钦大大弹动了一下,不同于刚才的轻颤,这次几乎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嘴里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
“小钦这里很敏感。”陆钧笑着说了一句,重新含住那颗小小的肉粒,用牙齿轻轻地研磨吮弄,右边的那颗也被手指照顾到,轻轻重重地捻弄搓`揉。柔软的肉粒很快挺立起来,颜色也由淡粉色变成鲜嫩的红色,少年难以抑制地粗重喘息着:“啊,哥哥,别弄了……”
“明明很舒服,为什么不弄了?”陆钧叼着他的乳尖笑得促狭,“是不是很舒服?”问完立刻含吮住重重一嘬,手指也使了力气用力一拧。
“啊——”陆钦摇着头轻叫起来,眼睛里浸润着饱满的水汽,“舒、舒服!要肿了!别、别咬了!”
“没有咬,只是让你舒服。”陆钧吻去他眼角的湿润,轻轻柔柔地说。
“哥哥……”陆钦仰面躺着,双目失神,喃喃地叫道。陆钧视线下移,才发觉他竟然已经射了。

“不错,是个快枪手。”陆钧笑着说。
“还说我,你刚才不也……”陆钦不服气地反驳,而后又长长吸了一口气,“呃……”陆钧身体下移,含住了他刚刚发泄过的部位。
仔细而毫无遗漏地将他泻出的精华一一舔舐干净,陆钧又去吻少年的唇:“尝尝自己的味道,怎么样?”
陆钦偏头想躲开,喘息着呜咽道:“别玩了,你、你……进来吧……”
“不是玩,一定要让小钦舒服。”陆钧坚决地道。
“哈啊……你已经问了好多遍了,很舒服,已经够了……”陆钦眼睛湿润着,声音柔软。
怎么够呢。
他的少年,千般疼惜,万般怜爱,都不足以表述他心中爱意的十分之一。
不够。不够。永远都不够。

陆钧绵密的吻落到他的大腿内侧,少年温顺地张开了腿。
他的勇气在这漫长的爱`抚里一丝丝流逝,很难再做出像最初一样的大胆勾`引。如今只能咬着嘴唇,眼角发红地任由男人在他身上为所欲为。他原以为会痛,本就是抱着献祭一般的心态过来的,没想到陆钧会这样轻柔待他。陆钧的唇在他身上每一块肌肤反复吸`吮流连,温柔得……令人想要落泪。
双腿被抬起来架到对方的肩膀上,润滑剂已经有些凉了,穴`口处湿哒哒的,紧张地不住翕动。
要进来了吗?少年闭上眼,眼睫微微颤动,但是脸上没有畏惧神色。

“呜……!是什么?”少年蓦然间睁大了眼,身体下意识地往后蜷缩,抵上穴`口那潮湿柔软的东西,分明不是男人性`器该有的触感。
陆钧抱住他的双腿,将人又往后带了带,头重新俯下去,说道:“乖,不要动。”
陆钦终于意识到那是什么,立刻惶然去推:“不要!不要舔……很脏……不行……”从未在人前绽放的花瓣被男人温热的口舌舔弄,一阵阵电流般的舒爽惬意,伴随着绝顶的耻辱感让少年的呻吟都失了调子。
陆钧按住他不断发颤的身体,将穴`口弄得湿润松软,舌头又探进去,撑开小`穴,模仿性`器的进出,浅浅地抽`插着。手也伸到前面去,替少年抚慰逐渐滴下透明淫液的性`器。
少年已经放弃了挣扎,张着口浅浅地喘息,间或发出甜腻的呻吟。

等陆钧终于将发烫的性`器抵在少年的后`穴时,陆钦几乎要呼出一口气,没听说过前戏竟然是如此漫长而甜蜜的折磨。
“小钦,别怕,疼就告诉我。”陆钧的额头滴下细细的汗,仍沉声对他道。
陆钦支起手臂吻了他一下,又倒回去:“哥你现在帅爆了,快来。”
陆钧幻想过很多次和陆钦做`爱的情景,但没有一种比得上陆钦现在的放`荡。他回想了一下陆钦白衣黑裤捧着一本书专注阅读的清纯模样,再看一眼倒在他身下的少年,顿时觉得性`器硬得发疼。
陆钧极缓慢地送进去一些,瞬间被湿热柔软的肠壁包裹的感觉令人如坠天堂,他脑中一片空白,等回过神的时候听到陆钦“啊”的一声低叫,才发觉肉器已经不自觉捅进了大半。
陆钦紧紧皱着眉,眼角一时间溢出生理性泪水,将颤动的眼睫都浸湿了。
陆钧俯身爱怜地吮去那些水珠,胸腔中生出无限柔情无限爱恋,缓慢而坚决地将性`器完全送入少年的体内,一边安慰道:“很快就好了,都进去就好了……不用怕,哥哥不会弄疼你……”
少年被他顶撞得失神,双眼恍惚着没有焦点,许久才说道:“你现在在我身体里面吗?”
这一句话胜过世上最强烈的催情药。陆钧下`身大力顶弄,唇也在少年头脸上不住地狂吻:“是的,是的,小钦,说你是我的……”

陆钦柔顺地应他:“我是你的。”还买一送一,继续道:“我爱你。”




6
这一句刺激得陆钧差点当场精关失守,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按捺住,难以抑制酸涩地吻他:“我也是,小钦,我也爱你。”


以下是该贴的隐藏部分: 只有 青花鱼平民 用户组可以查看一旦全根进入就很难控制了,即使陆钧始终记着要轻一些慢一些柔一些,抽送到后来也尽数抛在了脑后。
陆钦被他顶撞得双目涣散,两条腿大大敞开,上面许多鲜明的印子。陆钧存心叫他舒服,找到前列腺之后就刻意朝那一处大力研磨顶弄,少年的身体一阵阵发抖,呻吟声完全压抑不住,终于第二次泄了出来,躺在那里哈啊哈啊地喘。
等他感觉到陆钧的速度加快时,虚弱地抬了抬手,沙哑着声音道:“哥哥……把套子摘掉,射在我里面。”
陆钧觉得自己再吻他一百遍也不足够。他真是快要爱死他了。

射`精之后两人都精疲力尽躺倒下去,陆钧歇了一阵又坐起来,陆钦只微微转过头来,声音还是哑的:“还要再做一次么?”
陆钧拿他无可奈何,刮了刮他的鼻子:“不是,你第一次,做太多身体受不了,我抱你去清洗,东西留久了会拉肚子。”
陆钦自己似乎也有点羞赧,耳后根红起来,别过目光去。

清洗的时候陆钦身上没力气,软软地偎在他怀里。陆钧的手指在他的小`穴里抠弄着,见他无力的样子还坏心眼地抽送按动几下。陆钦难过地“嗯”了一声,软绵绵地拿手推他。

“怎么了?”陆钧明知故问,偏偏面上装得道貌岸然。
陆钦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眼下他连生气都没力气,只是道:“你那时候说的话……是真的么?”
“什么话?”
“就是说……你也爱我的那句。”陆钦慢吞吞地说了出来,神情忐忑不定。
“是真的。”陆钧轻柔地含吻他的嘴唇,并不入侵,只为了表达温情:“我爱你,我爱你,小钦,你根本无法想象我有多么爱你……”

陆钧还在那里含情脉脉诉着衷情,怀里的陆钦呼吸渐渐平稳悠长起来——他睡着了。
陆钧小心翼翼地抱着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想过去再亲亲他又怕把他弄醒,最后只能在他脸颊上轻轻贴了一下了事。
就这一下,他都觉得甜得牙都要倒了。少年虽然爱干净,也不至于用女性化妆品弄出味道来,这无疑是陆钧的幻想。
但就算香甜是假的,人是他的总是真的。陆钦亲口说的。
陆钧无声地笑起来,如果不是顾忌陆钦还睡着,他笑出声来,肯定是“桀桀桀”的那种效果,和动画片里阴谋得逞的反派一模一样。

-----------

好了完结了!(殴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喂喂喂文末什么鬼啊(ノ*・ω・)ノ一秒破功

No title

作者估计是刚写文的

嗷嗷加油哦很棒!

所以。。。。女同事咧?女同事表示她很委屈啊

正当我看的如痴如醉时,作者:好了完结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

全部文章的链接

自我介绍

S老大

Author:S老大
有爱小私库
请吐槽
不求最新最全但求好看有爱
Q群:闭关中
有文要分享请发到skdusk@126.com
寻水产大神无法触及的稳定空间
NO生子 NO父子 NO人兽
NO同人 NO悲剧 NO变性
NO女穿男

建议:觉得不错看的文拍个手

日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类别
最新文章
传送门
吐槽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