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星辰 by 秋池雨

[短 替身梗]

SIDE.A (1)

  他最初见到那个人,是在所谓的奴隶买卖市场上。奴隶制度在文明社会已经销声匿迹了很久,奴隶买卖却作为上流商界流行的一种游戏秘密保存了下来。只有VIP会员可以通行的高级夜总会里,他和十几名男孩女孩一同被牵出来站在聚光灯下,那些在财经杂志内页里气质彬彬的绅士们像是在农贸市场买猪一样自由打量着他们,修剪得干干净净的手指随意地划过他们的身体,诉说着不可告人的扭曲欲望。

  那个人看到他的时候就惊讶得呆住了,然后二话不说就出高价买下了他。他当时只知道那是个高大的年轻男人,并没有注意他的长相,反正买主就是买主,即使少了一只眼睛多了一个鼻子,也还是要听他的命令的,长得好看不好看并没有什么区别。

  后来偶尔有机会偷看那个人的睡颜,才发觉他的好看。在他生活的那个世界中很少有长得好看的人,大家都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凶神恶煞地警惕着身边的人。其实很正常,只要长期生活在下水道那样的环境里,谁都会有一双老鼠一样的眼睛。对于他来说,长得好看的人只存在于街头贴着的大幅明星海报里,是不真实的。

  但是那个人却长得比海报上的明星还要好看。高大的身材,匀称的肌肉,线条硬朗的轮廓,长长的挑起的浓眉,笔挺的鼻子,那双闭起来的眼睛睁着的时候,炯炯有神。他常常贪看得忘了入睡。他想,长得那么出众的人,看第一眼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任何感觉呢?也许是因为那时候他对他还没有感情。

  那个人把他领回庄园一样的宅邸时,下人们也都一副吃惊的表情,他后来才知道是为什么。进去的第一晚他就和那个人做了那种事。

  富商家里并不缺佣人,他自然也明白那个人买下他不是要他来扫地的,只是他连男女间的情事也如雾里看花一样模模糊糊,怎么料得到男人和男人可以做到那种地步?那个人剥下他衣服的时候他青涩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被进入的时候更是全身都发着烫,羞耻得不知道怎么样是好。那个人很小心,并没有把他弄得很疼,被抱着腰反复戳刺的时候,甚至有一种难以启齿的隐秘的快乐在身体里舒展开来。

  那个人在越来越激烈的动作里一遍遍地吻他,嘴唇舌头都带着滚烫的温度。他像是个喝醉酒了的人,在他耳边一遍遍地喊:洛阳,洛阳。他的身子一颤,由着那个人在他的身体里释放出来。

  他想他明白为什么那个人看他是那种惊讶的眼神了,他大概跟一个叫做洛阳的人长得很像。后来那个人也证实了他的想法,抚着他的脸喃喃地说:

  “你跟洛阳长得真像。”

  一样弯弯的眉毛,清澈的眼睛,微笑的时候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让那个人看得失了神。其实怎么能够不像呢?洛阳,是他的双胞胎哥哥。

  SIDE.A(2)

  他们出生没多久就分开了,他跟着父亲,洛阳跟着母亲。对于分开的原因父亲描述得含含糊糊的,也可能是那个时候他太小,不能全部理解。总之,在他五岁的时候父亲就染上霍乱死了,留下他一个人在破破烂烂的贫民窟里讨生活。自己是怎么挣扎着长大的他已经不是很有印象了,反正不外乎就是偷和抢,有时也去地下工厂里做廉价童工。所以被带到奴隶市场的时候他甚至还有一丝窃喜,富人家的生活总是比在街头流离失所来得好。母亲带着洛阳改嫁,嫁给了一个富庶的商人,像任何一个贵妇人一样风风光光,再没跟任何人提起过她另一个丈夫和儿子的事。

  后半段是他根据那个人的描述猜的。那个人兴致好的时候,会絮絮叨叨地跟他说上许多洛阳的事情。

  洛阳现在不再姓洛,随继父姓,叫杨洛阳,名字很好听。富商们生活的是同一个小圈子,所以那个人算是和洛阳一同长大,上同一所贵族学校,暑假里到同一处地方度假,常常在父亲带着出席的各种party里碰面。两个人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交心的好友。

  白天的时候,那个人和洛阳把盏言欢,从财经谈到哲学,从洛阳的未婚妻谈到骑马滑雪,是再称职不过的知心挚友,到了夜晚,那个人就打开他的房门,在他身上发泄着对洛阳那些隐秘的渴望。


2009-5-14 21:20 回复

梅影弄玉
841位粉丝
7楼


  那个人在他身上纵横驰骋的时候,他紧紧抱着那个人的脖子,想:如果是真正的洛阳,他一定不舍得这样对他。洛阳是那样的高贵、纯洁、一尘不染,不容一丝一毫的亵渎。

  幸好他不是,他是出身在平民窟的小混混,低贱,耐折磨,可以容许那个人在他身上实施各种妄想。他乖顺地摆出各种姿势任那个人摆布,那个人在他耳边一声一声叫着“洛阳”的时候,他的泪水夺眶而出。

  他不知道自己后来为什么会爱上那个人。也许因为他是第一个跟他有肌肤相亲的人,无父无母的孤儿,总是特别依恋人的体温的。也许是因为那个人的温柔,不在床上的时候,那个人对他也是极为熨帖的好,陪他吃饭带他骑马游船,眉眼间尽是满满的宠溺。夜晚他做噩梦,那个人就轻轻把他摇醒,把他紧紧地抱在温暖的怀里。虽然知道这种好是因为那张和洛阳极为相似的脸庞,他还是忍不住陷了进去。他作为影子得到的温柔,已经比过去那么多年所有人给予他的加起来多太多了。

  SIDE.A(3)

  他的前额发有些长,软软的覆着眉毛,那个人说洛阳也是留着那样的发型,他就没有去剪。虽然他更喜欢清爽些的短发。

  那个人总爱让厨房做绿茶蛋糕给他当点心,他想那是洛阳喜欢的糕点,清清淡淡的口味,带着绿茶的微甘。其实他更喜欢街头的鸡蛋饼,只要两块钱一张。油腻腻的样子大概会让有钱人家的少爷们倒胃口,但是那种煎得金灿灿的样子总让他莫名地觉得生活很美好。好在他从来不挑食,绿茶蛋糕也吃得很愉快。

  洛阳总是抿着嘴唇微微地笑,那个人很喜欢看,所以他现在也那样笑。其实他原来很喜欢痛痛快快地大笑,露出两颗牙齿很得意的样子,一开始的时候要努力控制住,后来就不需要了。反正他已经很久没有真心笑过了。

  其实他并不像洛阳那样温文尔雅,在贫民窟里摸爬滚打的人,骨子里终究是带着一点难驯的野性和张扬。这出戏他大概不能演一辈子,总有一天会撑不住的。每次他扮演洛阳的时候,那个人就会很开心,而他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在开心和难过之间来来回hui。

  做爱是最轻松的,那个人没办法拿他和洛阳比较。他曾经很坏心眼地想要表现出很放荡的样子,那个人发现心目中的洛阳居然这么不要脸,会是什么反应呢?但其实只要看到那个人赤luo的身体,他的脸就开始发烫,无论做过多少次都还是觉得羞耻,咬着嘴唇连声音都极力忍着,根本就放不开。搞不好这才是他最像洛阳的时候。

  生意场上很多尔虞我诈的烦心事,所以偶尔的,那个人的情绪就会很低落。他站在那个人的身边手足无措,如果是洛阳会怎么做呢?洛阳接受的高等教育里大概会有怎样安慰人的内容,而他在弱肉强食的社会教育里只学过怎样伸腿踢跑敌人。他惴惴不安地在那个人身旁转来转去,小心翼翼地问:

  “要不要出去散步?今晚月色很好。”

  抬起头,天上浓浓的一片乌云,半点月亮的影子都看不到,他恨死自己的笨拙。那个人愣了一愣,然后还是很温柔地朝他一笑,牵起他的手:

  “好。”

  那个人的笑是因为“洛阳”。真正的洛阳这个时候在哪呢?他为什么不来安慰他?那个人心情好起来之后,感激的是洛阳,而替洛阳在这里安慰那个人的却是他。

  他只忤逆过那个人一次,是在生日那天。那个人大概刚参加过洛阳的生日宴会,喝了点酒,进了门就兴致很高地上楼找他,他却反锁上房门。那个人到后来带点暴躁地用力去踢门,他就用凳子把门顶上,背着背包从窗口爬出去,一个人躲到后花园的假山里。

  这天是洛阳的生日,但也是他的。只有这一天,他不想被当做洛阳。他从背包里掏出很小的一块蛋糕,是用以前攒下的钱买的。蛋糕有一层很厚的奶油,洛阳大概会厌恶这么甜腻腻的口味,可是对于一年到头很少吃到蛋糕这种奢侈品的他,却恨不得整块蛋糕都是奶油做的。点上一根红蜡烛,他像以往的每一年一样合上眼睛许愿,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愿望了。

  他抱住自己的膝盖嚎啕大哭起来。洛阳伤心的时候,一定是很惹那个人怜爱、楚楚可怜的样子,绝不会像这样,哭得那样狼狈,眼泪鼻涕爬满了整张脸。

  等到过了十二点,他就主动去那个人的房间敲门说对不起,抿着嘴唇微微地笑,和洛阳一样嘴唇扬起一个好看地弧度。那个人最终只是微微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2009-5-14 21:20 回复

梅影弄玉
841位粉丝
8楼

SIDE.A(4)

  星期天的天气很好,他一如往常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呆。忽然楼下就一片闹哄哄地,他听到佣人在喊:

  “有贼啊!”

  他第一反应就是冲到那个人的书房,他知道重要的机密都放在那里。果然有个陌生人在里面,手里拿着个小小的盒子。他扑上去就抢。他平生头一回那么感谢自己低贱的出身,那些小偷小摸的本领居然让他轻而易举地就把那个盒子拿到了手,他抱起盒子就跑,一边跑一边扯开嗓子喊:

  “他在书房!”

  陌生人一把抱住他,手里明晃晃的刀子捅了过来,他的胸口染红了一大片,还是死死地护住盒子。那个人和保安同时赶到,保安把陌生人从他身上拉起,那个人把他抱在怀里,他从来没见过他那么惊慌的神色,暗暗地有些开心,这一次,有没有一点是因为他?

  胸口疼得厉害,他把被血浸透的盒子交到那个人手里,朝他笑着:

  “你看,没事了。”

  那个人呼吸都不稳了。

  “你不要说话。我送你去医院。”

  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涌,他还是笑着,靠在那个人怀里说:

  “我是洛辰。”不是洛阳。太阳和星辰,和洛阳是一对的名字。

  “我最喜欢吃鸡蛋饼。”不是绿茶蛋糕。

  那个人眉头皱成了一团,抱着他大声说:

  “先别说话!不要说话!”

  他怎么不明白呢?这对他是多么重要。他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他希望至少有人能记得他,作为洛辰。所以他要多说一点关于自己的事,以前没有机会,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了。

  他用力吸了一口气,挣扎着继续:

  “我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最想看的是大海……我没有念过书,但是我想我会喜欢语文……”

  说话已经变得越来越吃力,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他拼尽最后一口气,告诉那个人:“我是洛辰。请你要记得。”再不能呼吸,眼前终于黑沉沉一片。

  如果能够见到上帝,他一定要问:为什么同一个父母同一个时辰出生的两个人,要安排那么不同的两种命运?

  SIDE.A(5)

  他再次睁开眼,看见的是茫茫的一片白色。他孩子气地皱起眉,天堂是这个样子的么?头顶有温柔的声音响起:

  “醒了?”

  他费力地转动着脖子,正好对上那个人线条硬朗的脸庞。原来他还活着。想要说些什么,刚刚张开嘴,喉咙就火辣辣地疼。

  那个人宠溺地摸摸他的脸庞:

  “手术的时候全身麻醉,会影响到气管。你暂时还不能开口说话。先好好躺着吧。”

  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还插着管子,他侧过头,继续看那个人。那个人看起来很憔悴的样子,头发乱乱的,胡子没有刮,比他流落街头的样子还落拓。那个人也看着他,拉起他的手放在脸颊边磨蹭着。

  “谢谢你活下来。”那个人说。

  是啊,那么听话又满足他愿望的“洛阳”,失去了多可惜。他忽然就觉得很累,也许醒不过来比较好。

  也许是感受到了他的情绪,那个人有点焦急地倾过身:

  “是不是哪里难受?要不要喝水?”

  他缓缓地摇头。那个人比以往还要体贴温柔,也许是因为内疚,也许是因为和洛阳酷似的这张脸庞变得很难看。

  一时间就陷入了沉默,那个人又抬手去梳他的头发,一边轻轻地拨弄着一边给他解释:

  “幸好没有划到脏器。医生说等伤口愈合了就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这几天要进食流质,你忍耐一下。”

  “等你好了,我就去买鸡蛋饼。好不好?”

  他的眼睛睁大了。他还记得。

  “啊,对了。我给你买了一件蓝色的外套,你应该会喜欢。等你好了就把它穿上。好不好?”

  他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他记得,他都记得。

  那个人慌张地给他揩着泪水,说:

  “洛辰,怎么了?要不要我去叫医生?”

  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他的眼泪流得更汹涌。那两个字经那个人的唇齿间吐出来,抑扬顿挫,原来是那么好听。洛辰,他叫他洛辰。他死死地拉着那个人的袖子不让他走,眼泪鼻涕把那个人的袖口弄得一塌糊涂。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难看,可是他竟然不在乎。洛辰哭起来就是这个样子的。那个人俯下身抱住他,在他耳边一遍一遍地说:洛辰,我的洛辰。

  他不顾手上还扎着针管,紧紧地抱住那个人温暖的身体。他是不是可以有所期待?

  我是洛辰。我不是太阳的影子,我是星辰,我也会发出我自己的光芒。你愿意去了解吗?

2009-5-14 21:20 回复

梅影弄玉
841位粉丝
9楼

(六)

  SIDE.B(1)

  许天奕第一次见到洛阳,是在七岁那年家里为他举办的生日派对上。有钱人家少爷的生日派对,出席的都是背景相仿的小少爷小小姐,一个个都洋娃娃般打扮得精致而得体,活泼地在宽敞的客厅里跑来跑去。在热闹的气氛中他注意到一个很小的小男孩,弯弯的眉毛清澈的眼珠,很干净的长相。

  小男孩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一旁,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地捧着一个装着蛋糕的碟子,他好奇地上前搭讪:

  “有那么好吃么?”

  小男孩点点头,叉起一块蛋糕放到嘴里,嘴角轻轻地抿起,勾起一抹淡淡地笑意,说:

  “蛋糕还是绿茶的最好吃。”

  那抹淡淡的笑容很好看,他当时就看得呆住了。他记住了这个名叫洛阳的小男孩,也记住了他爱吃绿茶蛋糕。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刻意安排,他日后和洛阳的接触日渐频繁。他们上着同一所贵族学校,出席着相同的名流宴会,甚至暑假的度假都能在同一个地方碰面。在那样的情况下,成为亲密的好友其实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他慢慢地就记住了关于洛阳的更多的事情:他喜欢把头发留得微微盖过眉毛,他喜欢浅色系的衣服,他喜欢骑马多于滑雪……这种留意何时变味为爱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洛阳有一个漂亮可爱的未婚妻,从小就订下的,各方面都很般配。这份爱意他只能藏在心里,以一个挚友的身份陪伴在他身旁。他对他的喜欢,只能止于友情。只有他知道心里那份疯狂而阴暗的渴望在不断地滋长,越是压抑越是燃烧得旺盛,不知道哪一天就藏不住了。

  那天陪着客户去所谓的奴隶买卖市场,看到舞台中央站着的那个男孩就惊呆了。弯弯的眉毛清澈的眼眸,和洛阳如此神似地长相。鬼使神差地就把他买了下来。

  从此以后他有了一个奴隶。那个卑微的男孩满足了他对洛阳的所有幻想。在深深进入那具柔软的身体时,和洛阳一样的眉毛微微蹙起,和洛阳一样的眼眸泛着水汽,和洛阳一样的脸庞被情欲熏得粉红,一切就像梦一样美好,他喜欢的洛阳就在他身下辗转呻吟,让他激动得不能自已,一遍遍地吻着身下的人,一遍遍地唤着“洛阳”。

  床下的时光也美好得像梦一样不真实。男孩有着刚刚遮过眉毛的额发,穿着他买的白色休闲服坐在庭院里,手里捧着绿茶蛋糕转头对他淡淡的笑着,嘴唇抿起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他恍惚地觉得坐在那里的就是洛阳。他带着他去骑马去游船,极尽宠溺,男孩乖巧地依偎在他怀里,他和“洛阳”俨然就是一对情人。

  这场梦如此甜蜜如此漫长,他几乎要混淆和现实的界限。白天和真正的洛阳呆在一起的时候,他有几次差点就对他做出和“洛阳”在一起时的亲昵举动来,幸好及时意识到,不至于让那个藏了那么久的秘密曝光。但事情总的来说是向好的方向发展,他已经不再对洛阳有那种阴暗的渴望了,可以光光明明地做他的好友。

  (七)

  SIDE.B(2)

  现在他更渴望和“洛阳”的相处,那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洛阳。可以亲近可以亲吻,可以抚摸可以拥抱。

  其实男孩也有很多不那么像洛阳的地方。他不会骑马,扯着缰绳身子僵硬得像是木头,偏偏还要努力表现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他对天文地理一无所知,不会像洛阳那样和他谈天说地,他在房间里放着洛阳一直不很欣赏的施特劳斯,他偏偏要作出一副很欣赏的样子淡淡地勾着嘴角。很多地方,蹩脚得错漏百出。他应该对这些不像洛阳的部分感到厌恶,却还是带着一种连自己都吃惊的纵容。

  当男孩笨拙地想要安慰他、甚至不经意地流露出属于男孩自己的倔强性格时,他再清楚不过那决不是洛阳,内心却感到一种异样的柔软,说不清楚,但是他并不讨厌。

  看到男孩倒在血泊之中的时候,恐惧铺天盖地而来。男孩一直都安安分分地呆在他的身边,丝毫没有逃走的念头,他怎么会想到自己会失去他?抱着那具苍白的身体,手都是颤抖的。

  他努力着要镇静下来,男孩不断流失的血色和渐渐微弱的声音却让他越来越失控。男孩到最后都还挣扎着要说话,反反复复地告诉他他叫洛辰,喜欢鸡蛋饼,喜欢大海,喜欢蓝色……男孩嘴角带着凄艳的笑容,好像要诀别一样恳求他记着他。

  不要说,不要说,求求你不要说。等我把你送到医院,你好了,我们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去说。我会买很多很多的鸡蛋饼,每天都带你去大海,所以现在,不要说。他想大声喊,喉咙却堵住了似的,看着男孩在他怀里耗尽最后一份力气,绝望像藤蔓一样狠狠地缠住了他。

  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男孩送到医院的。长长的走廊尽头“手术中”的牌子亮着,他坐立不安,既希望那块牌子快些熄掉,又害怕它熄掉后发生的事情。地狱一样的煎熬中他等来了男孩平安的消息,当场就跪在了地上。

  他从来就不信任何神佛,但是那一刻,他感谢听到他内心乱七八糟祈祷的那位神明。

  医生说男孩要过几天才能醒来,他就不眠不休地在一旁守候着,不肯让任何人替代。男孩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他伸手抚上他苍白的脸庞,和洛阳一样弯弯的眉毛,和洛阳一样抿着的嘴唇,和洛阳一样干净的长相好看的脸型。他从来没有像那一刻那样清楚地认识到,那份慌乱和心疼,并不是因为洛阳。

  男孩在昏迷前说:我是洛辰,请你要记得。他忽然发现,这个为了他不惜付出生命的男孩,他并没有真正认识过。他一直一厢情愿地把他当做是洛阳,从来没有了解过他喜欢什么,想要什么,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曾在意。幸好,上天愿意给他一个机会来弥补。

  你是洛辰,我的洛辰。从今以后,你的一点一滴,我都会用心记起。我会用一生,去了解你的全部。

2009-5-14 21:20 回复

梅影弄玉
841位粉丝
10楼

8

  SIDE.B(3)

  洛辰,掉落凡尘的精灵。床第间难免说些肉麻话,他在男孩的耳边轻轻呢喃,男孩羞得全身发红又无处可躲,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无比动人。他以前怎么会觉得他像洛阳呢?现在看起来再分明不过。

  洛辰留着一头清爽的短发,微微飞扬起来的发尾充满朝气;洛辰喜欢吃鸡蛋饼,捧着油腻腻的纸袋吃得像猫儿一样,嫩嫩的嘴唇泛着油油的光;洛辰喜欢看海,像孩子一样对着冲过来的海浪喊:“哟呼~~~~”;洛辰喜欢开怀大笑,笑得从嘴唇下露出两颗尖尖的小牙,很张扬的样子;洛辰去了上夜校,回来就咬着牙和课本上的数学题奋斗着,顽固地拒绝他的帮忙,看到他靠近就尖叫着:“不许过来!”

  这些洛阳身上不可能有的表情,都属于他的精灵,掉落在他身边的、纯粹而倔强的精灵。

  二十岁的大男孩对着书本认认真真的样子格外吸引,因为思考而咬起的嘴唇让人很有吻下去的冲动。他这样想,也这样做了。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边,扳过他的脸就吻上软软的嘴唇。男孩的嘴里有浓浓的榛子巧克力香味,他到底有多爱吃那种甜得腻死人的东西?舌头尽情地索取了一番才满意地放开,把他按在怀里,转头去看堆得满满一桌子的功课,有些心疼:

  “不用那么用功的,嗯?”

  他听说了他的全部过往,五岁丧父,一个人挣扎着在肮脏的贫民窟里长大,拳脚底下讨着生活,上顿不知下顿,只是想想就觉得心疼。现在他会好好的宠着他,他不必让自己那样辛苦。

  男孩摇摇头,眼神无比倔强也无比认真:

  “我要配得上你。”

  他愣了一愣,随后收起戏谑,起身留下他:

  “那我等着,小野心家。”

  小野心家晚上去上夜校,白天也没闲着,在他的公司里做递送文件和复印资料的小弟,也许他赶上他的那一天不会远了。这样一个精力充沛的人,原来居然安安静静地呆在家里扮演着温文尔雅的洛阳,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

  9

  SIDE.B(4)

  中午的时候有人推开轻轻办公室的门:

  “总裁,这是3楼宣传部A组的计划书。”

  “嗯,放下吧。”

  他笑着起身关上门,顺手锁上门锁。轻轻上去捉住那个穿着蓝色外套的身影,把下巴枕在男孩的肩膀上摩挲着,声音都不自觉地放得轻柔:

  “吃了午饭没有?等一下我们下楼去买鸡蛋饼?”

  男孩怕痒地扭过脖子,清澈的眼睛写着满满的困窘,嘴里小小声地求饶:

  “不要……奕。”

  不管有过多少次亲密的行为,肢体相触还是很容易就让洛辰羞红了脸,让他忍不住一逗再逗。恶劣地含住薄得可以看见血管的耳廓,舔舐啃咬,在他的耳边轻轻吹气,调笑着:

  “不要奕,那你要谁,嗯?”

  清澈的眼睛如意料中地蒙上了一层水汽,男孩的脸颊醉了酒般微红,他伸手托住他的下颔,把嘴唇凑了上去,舌头撬开闭着的牙齿伸进去,肆意掠夺。

  品尝够了才放开,男孩红着脸,顺从地任他扳过身子,脱掉外套,拉高T恤。男孩胸前柔嫩的肌肤上有一条极淡的粉红色疤痕,是他的星辰差点要离他而去的见证,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他怜惜地吻上去,濡湿的舌头顺着疤痕的走向来回游走,手指爬上光滑的背部,来回摩挲。

  “嗯~~~”

  男孩轻轻呻吟着倒在他身上,连带着两人一同跌坐在那张大大的真皮转椅上。苏醒的欲望再明显不过地抵在男孩的腿侧,男孩有些惊慌地望着他:

  “奕?”

  他有些苦恼地把头埋在男孩的颈侧,原来只是一时兴起想要捉弄一下,谁想到会演变成这种擦枪走火的局面?不怪他定力不足,为了洛辰即将到来的夜校考试,他已经辛辛苦苦忍了好几个晚上了。

  挣扎了片刻还是决定不能亏待自己,他伸手拔掉办公桌上的电话线,把身上的人抱起来,走到一旁的沙发。


2009-5-14 21:20 回复

梅影弄玉
841位粉丝
11楼


  中午的阳光很明媚,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斜斜地照射到角落里的沙发上。怀里抱坐着的人光裸着下半身,修长的双腿无力地张开着,被他扣着腰自下而上的激烈顶弄着,交合的部分在明亮的阳光下清晰可见。

  洛辰的前额沁出一层薄薄地汗水,打湿了短短的额发,死死咬住的嘴唇泛着胭脂一样的色泽,仍然锁不住从喉头逸出的呻吟。因为他而展现出的迷乱神情让他完全失去了自控能力,进出的动作更为迅速而凶猛,梦呓一般在男孩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唤着:洛辰、洛辰……直到柔软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一同颤抖,白色的液体在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漂亮弧线,溅上沙发前面深色的茶几。

  10

  SIDE.B(5)

  让人满足的情事过后他吻去怀里人眼角的泪水,低笑着哄他:“没什么好害羞的,啊?”他最近,好像有点太热衷于欺负他了,要检讨。怀里的人显然和他有一样的想法,声音沙哑地控诉:

  “你以前不会这样的。”

  在他还把他唤作“洛阳”的时候,床第间予取予求得再多,也还是规规矩矩的,像这样刻意要让他更加难为情的事情,的确没有做过。大概是因为那时候做的事更像是实施对好友的妄想,不敢太造次,而这一次,则是实实在在地拥抱着属于他的恋人吧?

  他细心地替他擦拭身体,整理衣服,表情认真地:“因为现在,你是我的洛辰。”那样霸道无理的话语,连自己都觉得不可理喻,男孩却听懂了,对着他笑得开怀,露出嘴唇下面两颗尖尖的牙齿,明亮得像是熠熠生辉的星辰。

  仔细收拾过了战场,拧开了门锁,刚刚把电话线接上,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总裁,杨先生说……”

  话音还没落,就有人直接开了门进来,弯弯的眉毛清澈的眼眸抿起的嘴角,和他身边站着的男孩如出一辙。杨洛阳蹙着弯弯的眉毛,轻轻用法语骂了一句,说:

  “许天奕,你又在对我弟弟禽兽了?”

  知道洛辰身世的除了他就只有洛阳。洛辰暂时还不愿意去见生母,他们也不勉强。吃饱喝足后他的心情大好,对着好友的质问只是扬扬眉毛:

  “洛阳,我和他是情人。”

  自从知道洛辰和他的关系,好友就一直觉得是他禽兽不如地诱拐了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并不遗余力地劝洛辰离开。温文尔雅的洛阳现在几乎要变身成为唐僧,他怎么从来不知道好友居然有那么严重的恋弟情结?

  “他那么小,根本就分不清楚自己爱的是男人还是女人,你不要再害他了。”

  他叹了口气,“洛阳,他只比你小几分钟,比我小四岁。”

  洛阳试图动之以情:“天奕,对着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做这种禽兽的事情,你就没有一点背叛好友的内疚感吗?”

  身边的男孩身体微微一僵,他知道那是他的心结。笑着搂上洛辰的腰:

  “可是他除了脸,哪里跟你都不像。”

  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他眼里的是洛辰,那个喜欢鸡蛋饼喜欢看海笑起来露出两颗牙齿的掉落凡尘的精灵。洛阳于他而言只是一个好友,至多再加上“家长”的身份。

  洛阳不死心地:“洛辰,回到哥哥这边,他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

  又来了,他头痛地扶住额头,开始转移话题:

  “洛阳,你来找我,应该不会就为了这件事情吧?和那个房地产集团的事情怎么样了?”

  果然就看到那个笑得云淡风轻的洛阳罕有地大失风度暴跳如雷。关于洛阳和某房地产董事的纠缠?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而这一个故事,它的结尾是这样的——

  他遇到了他,他成了他生命中独一无二的那颗星辰。从此以后,彼此珍惜。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居然不是很虐qwq

竟然很甜= =

甜是甜,可是这种类型的0总有种微妙感。

很好看啊_(:з」∠)_微甜的糖

No title

好看

天呐我居然看哭这么短我居然就看哭了。。

No title

好久沒有看文看到眼睛濕了

No title

想哭QAQ不是虐哭居然甜哭

真的我也看哭了…特别戳心那些一样出身命运迥然不同的设定

看哭了

It's good and sweet!好而甜

中间那段真的泪目…
愿每个人都能遇见自己的星辰。

全部文章的链接

自我介绍

S老大

Author:S老大
有爱小私库
请吐槽
不求最新最全但求好看有爱
Q群:闭关中
有文要分享请发到skdusk@126.com
寻水产大神无法触及的稳定空间
NO生子 NO父子 NO人兽
NO同人 NO悲剧 NO变性
NO女穿男

建议:觉得不错看的文拍个手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类别
最新文章
传送门
吐槽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