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勾引 by 嗜酒吃茶

[双箭头互相装]
 

《试图勾引》作者:嗜酒吃茶
文案:
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假装清纯/正直勾引对方的故事。
虽然顾暇想要季筝干他想很久了,但他忍着不说,还在季筝面前装清纯。
虽然季筝想要上顾暇想很久了,但他忍着不说,还在顾暇面前装正直。



第一章
  天气越来越热,办公室的同事都不去公司食堂打饭了,大多数人都提前叫外卖。
  顾暇是为数不多去食堂打饭的人,原因无他——因为季筝去。
  本来顾暇今天也是打算跟季筝一同去食堂的,可一从洗漱间出来,他就觉得头疼,想着可能是中暑了,趴在桌上眯了一会儿。
  季筝叫他,他一抬头就犯恶心,摆了摆手说:“我就不去吃了,困,睡会儿。”
  季筝转身出去了,顾暇靠着椅子缓了缓,头没那么晕了,叹了口气,心里对追季筝这件事更没底了。
  他脑子迷迷糊糊的,心里还不忘念着季筝,他是真挺喜欢季筝的,脸也喜欢,身材也喜欢,性格也喜欢,可季筝这人太正直了,他也不好把喜欢表现的太明显。都说办公室恋爱弊大于利……他倒是想谈恋爱,人家给他这个机会吗?
  越想越头疼,顾暇又趴回桌上,脑子里还满是季筝那张脸,要入魔了似的。
  顾暇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脑子发懵,公司的电扇开着,可天气黏腻,他额头上睡出了汗,鬓角都微湿。
  “醒了?”
  顾暇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季筝的声音,转头看,就看到季筝坐在他旁边,手里还拎着东西。
  顾暇看了眼时间,他只睡了二十分钟就醒了,“你怎么回来了,吃完饭了?”
  他刚醒,开口有鼻音。
  季筝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想别的,毕竟顾暇还难受着,但他就是有点控制不住,觉得顾暇声音绵软软的,有点可爱。
  觉得一个男人可爱,季筝觉得自己是没救了,抬头看顾暇,顾暇的手腕搭在桌沿,手往下垂,他的手很好看,白皙修长,这样的手弹钢琴一定赏心悦目,就算不弹钢琴,做点别的什么……也好。
  季筝把手里的袋子放到桌上,把里面的粥和药拿出来。
  “吃点饭,然后吃药。”季筝的目光停在顾暇手上,顾暇毫无察觉。
  “谢了啊。”顾暇的眼睛盯着药盒看,甚至还用手翻了翻那药盒,看完才敢假装不经意地抬眼看季筝,“胶囊?”
  “嗯。”季筝把眼睛挪开,点头说,“没有口服液了。”
  顾暇撇嘴道:“幸好没有,我最不爱喝那玩意儿了。”
  季筝笑起来,手抬起了又放下,“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他其实想揉顾暇的头发,可这个动作太亲昵了,他怕顾暇躲开。
  顾暇把餐盒打开,拿起勺子喝了一小口,粥有些甜又有些烫,他伸舌头舔了舔勺子的边沿,问了个心里有数的问题:“你吃饭了吗?”季筝肯定是吃了后才回来的,可他想找话题聊下去,就要没话找话。
  可没想季筝却说:“还没。”
  顾暇叼着勺子有点愣,还没吃,没吃……是直接就去给自己买药了吗?
  季筝说完就有些后悔了,他刚看顾暇病恹恹的,像是中暑了,就匆匆去了药店,回来的时候顺便在食堂打了份粥。他倒不怕自己的心意被顾暇察觉,可按这个发展看,顾暇一定要劝他去吃饭。
  顾暇脑子没转过来,有点卡壳,勺放到粥里,推到季筝面前,“那给你吃。”
  顾暇不按套路出牌,季筝有些哭笑不得,没忍住伸手揉了把顾暇的头发,“我吃了你吃什么?”
  顾暇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答说:“我就看你吃吧。”
  “你吃吧,吃完了吃药,我一会儿去食堂打饭。”
  顾暇可舍不得季筝挨饿,忙说:“你现在就去吧,一会儿食堂没饭了。”
  “不着急,这会儿去了也人多。”季筝又一句话推回来了。
  顾暇也说不动他,就把粥端起来送到季筝嘴边。
  季筝推开,叫他好好吃饭。
  季筝比顾暇大了三岁,他俩不在一个组工作,可季筝是组长,平时顾暇总听季筝训组员了,季筝绷着脸训人的模样虽帅,但也确实吓人。所以顾暇还是挺听他话的。
  他低头喝了两口粥,转头看季筝,“你这么看我,我良心不安。”
  季筝笑了。
  顾暇把粥推到两个人中间:“不然咱俩分着吃吧。”
  季筝还真抬手喝了两勺粥,顾暇眼睁睁看着季筝把粥咽下。
  间接接吻。可惜这四个字里有两个字令顾暇不满意——“间接”。
  季筝把粥送进嘴里时,特意用舌头抵住了勺子底部,他把那两勺粥喝的很干净。即便是这样微不足道的接触都让他满足,他的确是十分喜欢顾暇。
  吃完粥又歇了一会儿,顾暇把药吃了,吃完药就说要跟季筝一块去打饭。
  “你不难受了?老实呆着吧。”季筝把他按回椅子上,不许他跟着。
  等季筝走了,顾暇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嘴角勾起笑,手不自觉一下下叩桌子,他觉得自己应该再加把劲,季筝这么好,一定有许多人追,他要追他,肯定要使出浑身解数。
  #
  项目结束,两个小组的人都吵着要去放松放松。
  季筝首先松了口,顾暇他们组长最后也妥协了,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去了KTV。
  喝酒时有人问过季筝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顾暇窝在角落里假装听人家唱歌,实际上却是伸长了耳朵听他们讲话。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季筝却是在听到问题后,往他那边看了一眼才回答:“什么类型?我喜欢的就行。”
  同事起哄,非让他说个标准。
  季筝就随口道:“眼睛大,胸小的。”他胡乱编了两句,最后说,“长得可爱就行。”
  “想不到季筝你品味这么独特。”
  季筝的心思不在这儿,随口应道:“嗯,是吧。”
  “喜欢清纯不做作的?”
  “嗯。”
  顾暇在角落里听,哦清纯不做作,那他可能不行,他昨天还梦见季筝上他来着。
  他又侧头听了一会儿,话题已经扯到了别的。深情演唱的那哥们下了台,拍顾暇的肩:“你哥我唱的好听吗?”
  顾暇是组里年纪最小的,很多人都爱在称呼上占占他便宜。
  顾暇根本没着心听,特别敷衍地说:“一级棒。”
  那人嘿嘿笑,说:“那哥再给你唱一首。”
  顾暇还在犯愁,季筝喜欢清纯不做作的,他不是怎么办啊,装一装?
  季筝坐过来他都没察觉,还在纠结,等到台上那哥们开嗓唱歌了,他一震,抬头瞅那人,我日好几把难听。
  季筝见他又是看台上那人唱歌,又是和那人说话的,有点在意,好不容易摆脱了灌酒,蹭到顾暇身边,又看到顾暇看那人看的出神,更加在意了,伸手拍他肩,试图让他的目光移到自己身上。
  顾暇转过头,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就坐在自己身边,又激动又忐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词就是“清纯”。
  他可能真的要入魔了。
  “做什么呢?”季筝问。
  顾暇说:“听歌。”
  季筝眼睛微眯了眯,正好听到台上那哥们唱破音。他往后靠,靠到沙发上,“好听吗?”
  顾暇悄悄凑到季筝耳边,温热的呼吸蹭过季筝的耳朵,热热暖暖的,“超级难听。”
  季筝笑了顾暇也跟着笑,季筝心里其实很满意顾暇的回答,但还是开玩笑地说:“背着别人说坏话啊?”
  顾暇笑容一僵,觉得自己清纯的人设已经崩了,也不知道怎么挽回。
  幸好季筝这时扬声道:“谁在点歌?”
  “组长要唱歌啊?都让让,把组长提到最前!”
  季筝笑骂了一句,接过了话筒,又侧头跟顾暇说:“听我唱歌?”
  顾暇怕自己再崩人设,也不说话了,只是点头。
  季筝也不上去,就坐在顾暇旁边唱,他唱歌挺好听的,也在调上,但慢歌在KTV嗨不起来,其他人听了几句就不听了,继续喝酒打扑克。
  顾暇就坐在季筝旁边听他唱,等季筝唱完就说:“好听。”
  季筝“嗯”了声,把话筒递了出去,抓了把花生一粒一粒吃。
  顾暇想他都下定决心要把季筝追到手了,那肯定是要采取行动的。
  他盯着季筝手上的花生看的出神,季筝看到了就问他:“想吃花生?”
  顾暇脑子一热,凑上前去,牙齿碰到季筝的手指,舌头一舔衔住了花生吃了下去。


第二章
  昏暗的灯光,燥热的空气,狭小空间里略显暧昧的氛围。
  季筝的手上还残留着顾暇舌尖的温度,他轻捻手指,喉结攒动了一下。
  包间里响起经典老歌,许多人都跟着一起唱起来,顾暇分了神,转头看了眼屏幕,再回过头时,季筝的手已经伸过来,手指碰到他的唇了。
  顾暇下意识张嘴,季筝顺势把手里的花生塞进他嘴里。
  等到顾暇嚼完咽下去,季筝又拿起一粒花生问:“还吃吗?”
  顾暇有些迟钝地想,自己这算勾引失败了?他边想边把头伸过去,季筝又喂了他一粒花生。
  顾暇乖乖张嘴接受喂食的样子让季筝险些撑起帐篷,这实在太危险了,可季筝又忍不住想去喂他,想自己的手指碰到顾暇柔软的唇,顾暇张嘴时他总能探见他红软的舌……季筝知道再这样想下去就要坏事了,连忙把桌上的果盘推到顾暇面前,咳了两下嗓说:“你吃吧。”
  顾暇见季筝连喂都不喂自己了,难免失落,心里叹气想,清纯做不到,勾引也做不好,哎愁死人了。
  他蔫头耷脑地伸手拿了块西瓜啃起来,汁水蹭到脸上了都没心情擦,还是季筝起身拽了块纸抽给他擦的。
  顾暇想,季筝真温柔啊,可惜人有点木,自己的勾引对他完全没效果,今晚要做一做功课,看看网上那些人是怎么追自己的男神女神的。
  季筝可没顾暇想的那么好,他就是想借机摸顾暇的脸,拿块纸擦了又擦的,顾暇本就生的白净,纸巾反复在脸上磨蹭,蹭的脸都红了。
  顾暇想的很入神,根本没看到季筝那直勾勾像要吃了他的眼神。季筝真是想直接把人按在沙发里欺负,可他想顾暇这样乖乖软软的,被欺负了一定哭,他又舍不得他哭。顾暇要是哭,也应该是被他弄得舒服哭的才对。
  这两个人就各怀心事的坚持到了KTV散场。
  同路的同事一起拼车走,顾暇和季筝不同路,但他抱着“反正也没人知道,就是想和季筝坐一起”的想法硬是和季筝坐上了一辆车。
  顾暇一条腿刚迈进车里,季筝就问:“顾暇你是不是喝多了?”
  他俩在包间里都是时不时就互相偷看对方的主,顾暇就喝了两杯,季筝心里有数着呢,这时候却装傻。
  顾暇没想那么多,回道:“就喝了一点,没醉。”
  季筝抬起头笑他:“那你怎么坐到这儿来了?你家不是在那边吗?”他说着还用手指了指方向。
  顾暇见被拆穿了,连忙装作上错车的样子往左右瞧了瞧说:“哎,迷糊了。”边说边关车门,“你怎么知道我住哪儿?”
  他就是随口问问,季筝却是答了,说:“我就是知道。”
  顾暇隔着车窗朝车里面的季筝笑,笑的有些勾人,被夜色衬的朦胧又美好,季筝甚至有一瞬的冲动,心里想着要么干脆把人拉进车里来吧,要么……就直接跟这人走了算了。
  但季筝还是克制住了,朝顾暇挥挥手,说:“明天见。”他知道隔着车窗顾暇听不到,可他还是要说,好像把这句话说出来了,也就有盼头了——盼着明天早点到来,盼着明天早早就能见顾暇。
  #
  第二天顾暇来的有点迟,他在家特意打扮了下,穿了系扣衬衫,整个人像还没步入社会的大学生,很俊秀。
  同事开玩笑问他是不是搞对象了,这么容光焕发的。
  顾暇走到座位,嘴里还念叨着:“要矜持。”
  同事一脸黑人问号。
  季筝这时候从办公室出来,顾暇突然来了精神,眼睛跟着季筝走,心里还告械自己:要清纯要清纯,要矜持要矜持。
  季筝看见他,还朝他笑了,说:“早。”
  顾暇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笑化了,那股燥热的暖流不断涌出来包裹他。
  他忍不住朝季筝傻笑,季筝走过来敲了下他的脑袋,问他愣什么神。
  顾暇觉得自己这可不是愣神,这是被美色迷惑了,他低头嘟囔,季筝突然弯身凑过来,把他吓一跳。
  “嘀咕什么呢?”
  顾暇抬头看他一眼又低下头,再抬起头时说道:“觉得你今天很帅。”
  季筝的心跳漏拍了,多大的人了还像怀春少年一样,他自己都唾弃自己,可夸自己的人是顾暇,是他喜欢的,想要欺负又疼爱的人,这心动就显得浪漫了。季筝用舌头舔了舔上牙膛,轻笑了一声直起身,“可是比不上你。”
  顾暇说完那话耳后就冒汗,他是不介意说一些更露骨的话,可那些话一听就不清纯,昨晚做了那么多功课,告诉自己好多遍要矜持,心里的渴望和燥热都要压住了。顾暇想来想去就只能想到这么一句俗套的夸赞人的话。
  可就是这样俗套的话,让他有些开不了口,说完了就觉得季筝要笑话他,一想到这儿他就紧张,憋的耳朵都红了。
  季筝的确是笑了,不过那笑里可没有要笑话他的意思。顾暇有些安心,心里软乎乎的,有点雀跃有点开心,又跃跃欲试。他盯着季筝的领带看,想着有朝一日自己能拉下它,仰起头跟季筝接吻就好了,季筝这样温柔,吻也应该是缠绵悱恻的。
  季筝:“中午一起吃饭?”
  顾暇点头,等到季筝走了,他就开始期待中午,期待时间快点走。
  #
  天气闷闷热热,顾暇喝了许多水,起身要去洗手间,刚走到走廊就看到季筝。季筝已经走到厕所门口,顾暇本来想叫他,可又想到什么,没叫出口,他边走边把衬衫的前两个扣子解开。既然他都想要勾引季筝了,那就要做出勾引的姿态来,到了门口还深呼吸为自己打气。
  季筝都方便完了,顾暇才姗姗来迟。
  季筝正拉裤链,顾暇凑过来偷瞄了一眼。季筝抬起头,他迅速把头转回去。
  “你偷看我。”季筝说的很肯定。
  顾暇手一抖,差点尿外面。
  季筝为什么清楚?顾暇可是他现在心里最惦念的人,早在顾暇站他旁边的那刻起,他就察觉到旁边的人是他了,为此他还特意放慢了拉裤链的速度。至于是什么目的——反正不单纯就是了。
  顾暇害羞的点很奇怪,季筝这么问他,他反而不脸红了,还回答他说:“嗯……你好大。”
  季筝有些意外,他转头看顾暇一张一合的红润嘴唇,真心实意地想要撬开这张嘴,看那条软嫩的舌头究竟是怎样说出这般勾人的话来的。
  顾暇解完手出来看到季筝正在洗手台等他。
  季筝刚洗完手,手湿淋淋的,指尖滴着水,顾暇觉得季筝的手应该很热,带着冰凉的水触碰自己的话……应该会很舒服。他也觉得自己这种想法有点淫荡了,内心怅然,觉得自己离清纯不做作越来越远。
  顾暇走过去打开手龙头,季筝比他高,他又微弯着身,季筝很轻易就看到了顾暇袒露在外的锁骨。顾暇很白,锁骨又明显,尤其是他在洗手,肩微微往前耸,锁骨就更加明显了,像是能盛水。季筝忍不住舔了舔嘴角,觉得自己要按捺不住了,想要提早采取计划,吃了顾暇。
  顾暇刚关了水龙头,季筝的手就伸过来,如顾暇所想,季筝的手带着灼烫的温度,即便只是指尖,也带着火,烫的他忍不住瑟缩。
  季筝碰了他的脖颈,连带着轻触到了锁骨。
  “很热吗?”季筝问。
  “啊?”顾暇下意识回,“还好……”
  “那就把扣子系上吧。”季筝说着勾起顾暇的衣领往外拉了一下,“露挺大的。”他还趁机往里瞄了一眼,顾暇没瞅见。
  勾引失败。顾暇忍不住努了下嘴,有些气馁地抬手把两个扣子系上了。
  季筝十分满意,他的占有欲小小的作祟了一下。他想顾暇所有诱人的模样都是他的——明明还没把顾暇追到手,他就已经把他归到自己的领地里了,既霸道又专政,还带着股自信,仿佛顾暇一定会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第三章
  顾暇和季筝一起去食堂打饭,俩人找了个太阳晒不到的座位坐下,顾暇小孩似的跟季筝炫耀,给他盛饭的大妈多给了他一个肉丸。
  “是看你太瘦了吧?”季筝说着抬手像摸猫一样抚了下顾暇的下颌。
  顾暇没说话,他觉得被季筝抚摸的地方麻麻痒痒的,忍不住耸起一边的肩蹭了蹭脸。
  季筝看到顾暇摆出猫儿一样的姿态,心里的火烧的更旺,视线一点点往下,从脖颈到喉结再到锁骨,仿佛透过衬衫看到了顾暇胸前的那点,季筝想顾暇这样的敏感,乳头也应是敏感诱人的,像顾暇这个人一样,勾住他的魂,让他的脑子里只想着他,只念着他,恨不得马上就要了他。
  顾暇不知道季筝脑子里的那些流氓想法,拿起筷子吃了几口饭见季筝还不动筷就抬起头问:“你怎么不吃?”
  季筝回过神,又盯着顾暇看了两三秒才拿起筷子,他点了平时不会吃的南瓜饼,夹起来就往顾暇嘴边送。
  顾暇本想拒绝的,平时他都是和季筝对坐着,今天却是坐在一块儿的,光是坐在季筝旁边就让他思维发散,想东想西了,哪还能平心静气吃下季筝喂的东西呢。
  “我不……”
  “吃了吧,我不喜欢吃甜的。”
  顾暇的嘴已经碰到南瓜饼了,不吃也不行了,就张嘴咬了一口,“不吃你干嘛点?”
  因为你喜欢吃。季筝心情愉悦,眼角都带着笑。他不笑时就能把顾暇迷的神魂颠倒,更别说是笑的时候了,那是充满魅力的只对着顾暇才会展露的惑人的笑。
  就在顾暇想方设法勾引季筝的时候,季筝也在试图勾引顾暇。
  “乖,再吃一口。”季筝哄骗道。
  顾暇又咬了一口,软糯的南瓜饼泛着香甜的味道,唾液不小心黏连在上面,顾暇红了脸,又在心上人面前出糗,他不太好意思道:“抱歉啊……”不然你把整块都给我吧。
  季筝好像眼瞎又耳聋了,顺着顾暇刚刚咬的地方就吃下去,憋的顾暇后半句话都没说出来。
  季筝吃完还问眼巴巴看着他的顾暇:“怎么了?”
  顾暇憋了半天也没好意思说出口,低头戳肉丸说:“你开心就好。”
  季筝险些忍不住笑出来。他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是想装傻看看顾暇反应。嘴里还有南瓜饼的甜味,季筝果真是不太爱吃这类甜品,不过……他看顾暇的嘴唇,厚度刚刚好,以前也偷偷观察过,和他说话时一张一合的嘴巴里隐约可见红软的舌头,顾暇的唇舌吻起来也一定是香软甜润的,那样甜蜜的味道他倒是不讨厌,非但不讨厌,还十分渴求。
  一顿饭吃的两个人都有些心猿意马,回办公室的路上,季筝在后,顾暇在前。
  顾暇把背挺的直直的,他想万一季筝在后面看自己怎么办,他应该给季筝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大概是心里作用,顾暇总觉得季筝的视线死死钉在自己身上,炙热滚烫,烫的他也发热发昏。
  顾暇的确把背挺的直,他背一直就显得臀更翘了,季筝在后面看着他,眼看就要到地方了,忍不住伸出两根手指触着顾暇的脊骨,一路向下滑。
  别人的触碰和自己的触碰是全然不同的感觉。顾暇忍不住“啊”了一声,算是惊呼,但听上去更像呻吟,毕竟他知道身后的人是谁,触碰他的那双手又是谁的,他敏感是因为碰他的人是季筝,这多少带给他心理上的快感。
  可季筝为什么要碰他?顾暇转头,季筝说:“你脊梁很直。”
  顾暇露出不满的神色,点头说要季筝先走,自己要去厕所。
  季筝以为是自己做的有些过了,引起了顾暇的反感,不过他是真的忍不住,顾暇的臀就在他眼前晃,他总想顺着那条缝隙探进去更深……
  顾暇把清凉的水泼在脸上,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眉眼都带着春情。
  哎太不争气了,被季筝随便一摸就摸硬了。
  那处涨的难受,他坐在马桶上冷静了好久才消下去,再这样下去,自己还没勾引到季筝,就先被季筝撩到憋死了。
  #
  下班时天还不算黑,顾暇去了公园,平时热闹的儿童娱乐区现在都没什么人,他就坐在秋千上,脚撑着地乱晃。
  过了一会儿眼前突然出现一双皮鞋,顾暇觉得这鞋有点熟悉,想了几秒发现是季筝的鞋就抬起头。
  季筝站在他面前,那么高大,肩也宽,低着头看他,大概是有月光衬着,季筝的眼目温柔,看他的模样也温柔,像在看心爱的人。
  “怎么跑这儿来了?”季筝问,“找了你好久。”
  “找我干嘛?”顾暇觉得自己真是完蛋了,一看到这个人心就像要化了一样,可勾引好像没有用。他傻傻仰头看着季筝,季筝的手伸过来抚摸他的下颌,像逗猫一样。
  季筝说:“想和你一起走啊。”
  要死了要死了,这么喜欢季筝,喜欢到一看到他全身就热热的,像是发情了,淫糜又纯情。顾暇遵循了本心,歪头用脸蹭季筝的手掌,“可咱俩又不同路。”你昨天还赶我下车呢,顾暇撒娇一样地想着。
  顾暇的脸很软很滑,像小孩一样,季筝心里充满了温情,他想顾暇这样很可爱,自己应该宝贝他,可硬胀的下半身却也提醒着他——他想要顾暇,想狠狠侵入他,想他发出喘息和呻吟,想看他泪眼朦胧的模样,想用最狂野粗暴的方式操他干他。
  爱和性他都要,他的确贪心,想顾暇全部是他的,想宠顾暇又想欺负顾暇,想顾暇的心里有他,身上……也一样要有他留下的痕迹。
  季筝的眼神晦暗不明,他本想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可顾暇单是站在这儿对他就是一种诱惑。他忍不了那么久,也怕有人偷窥他的宝贝,应该做点什么,应该在他的身上印上烙印,应该……告诉他他属于谁。
  顾暇正仰头看着季筝,眼里映着的都是季筝的倒影。季筝弯下腰,手按在顾暇的颈后,唇碰到顾暇白皙修长的脖子,然后他张开嘴,吮吸轻咬那块细软的皮肤。
  顾暇的脑子一片空白,季筝啃咬的有些用力了,他才瑟缩了一下。
  季筝看着顾暇脖颈上的红印,有些满意有些贪心的亲了亲那红印,然后他用拇指将那上面的唾液蹭下去,又重重按抹在顾暇的嘴唇上,“乖,不许生气。”
  顾暇的眸子水润润的,看上去格外色气,他心里激动的不行,要上天了一样兴奋,可他又表达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季筝吻上他的唇,感受着季筝的舌头撬开他的牙齿探进口腔里来回搅动。
  这太让人兴奋了,大概是心理作用,顾暇觉得自己的下身微微湿润,不止是阴茎,还有后穴。
  终于顾暇也有了动作,他伸手环住季筝的腰,想他更深入的吻自己。季筝果真被他勾引的更加卖力,两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发出羞人的水声,黏腻湿热。
  公园时不时就有人走动,两个人一路拖拖拉拉的来到季筝家,进了门灯都来不及开就又亲到一起。
  顾暇腿软了,脚底有些打滑,季筝捞起他,把他抱到沙发上,给他拖鞋、解衣扣,顾暇就乖乖趴在他身上,小猫似的伸出舌头舔他的嘴唇,他软的跟没骨头一样,季筝忍不住向上顶了顶,隔着裤子顾暇不太能感受季筝硬挺的性器,就用手去摸,那傲人的性器被他一碰更加兴奋了。
  季筝深叹一声,咬住他的脖子。
  “啊!”顾暇叫出声,他怕掉下去,臀部磨蹭着往上。季筝拍了他屁股两下,警告他别乱动,顾暇小声哼哼着,用舌头舔他的喉结,还用舌尖顶弄。
  “坏小孩儿。”季筝的手抓上顾暇的臀,抓住他的手往身下按。
  顾暇碰到冰凉的裤链,季筝咬住他的耳朵含在嘴里厮磨,“拉开,把它掏出来。”
  试图勾引by嗜酒吃茶


第四章 (完结)
  顾暇听话的拉开季筝的裤子拉链,隔着内裤感受那炙热硕大的性器。
  这算两情相悦呢,还是算他勾引季筝成功了?顾暇迷迷糊糊地想,一只手灵活的探进内裤里,握住那根粗大。
  季筝喘着气轻吻他的耳后,温热的呼吸喷薄在顾暇的耳朵上,顾暇软软哼出声,季筝把双手都放在他的臀上,用力抓揉了几下后脱掉顾暇的裤子,又令他的内裤堪堪挂在膝间。
  两个人倒在沙发上,季筝坐起来把衣服裤子都脱下来,随意撇在地上。
  顾暇伸手抚摸他腹间的肌肉线条,双腿勾住季筝的腰往下滑,然后也脱下衣服,用自己的身体去贴季筝的身体,那感觉格外的舒服。
  尽管夏天温度节节高升,但夜晚总归要凉爽一点,季筝出了些汗,顾暇伸出舌头舔他的腹肌,按着线条按着自己的心意来回舔舐,又偶尔把嘴唇也覆上去轻轻嘬一口,他还有些调皮地抬头跟季筝说:“咸的。”
  季筝抓住他的头发,看上去很粗野,但实际力道却不重,顾暇甚至还明知故问说:“你干什么啊?”他像感冒了,又像刚睡醒,带着鼻音说话好像没力气。
  季筝却听出来了,顾暇是故意的,故意撒娇,故意勾引,故意诱惑他。
  真可爱。
  季筝往后拽顾暇的头发,他没用多大力,顾暇配合他将头向后仰。季筝颇有些恶狠狠地吻上他,用牙齿啃咬蹂躏他的嘴唇,勾着他的舌头顶弄欺压,离开时甚至声音喑哑饱含情欲地叫顾暇“小东西”。
  这称呼让顾暇的身体更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样没出息,就因为一个称呼,下面就硬的不行了,后面更是要化成一滩水。
  顾暇觉得有些难为情,可他又控制不住想要继续勾引季筝,想看他为自己失控发狂,想他把那硕大的性物插进自己体内,干得他又疼又爽,再贪心点说,他想季筝多疼疼他,想季筝宠溺地爱他操他。
  “唔季筝、季筝……”
  季筝温柔地吻他,手却不老实地撩拨顾暇敏感的脊背腰窝,“嗯?”
  顾暇不说话了,只一个劲的往季筝身上蹭,他的上身紧紧贴着季筝磨蹭,季筝吻了他好一会儿才突然掀翻他,把他按在沙发上。
  “坏孩子,在蹭哪儿?”季筝亲昵地用鼻子磨蹭顾暇的鼻尖。
  顾暇的肩都泛着红,还没被插入就已经全身都泛着情欲地味道了。
  “蹭、蹭哪儿……?”顾暇装傻学季筝说话。
  季筝却不放过他,手抚上顾暇胸前的红点,用两指揉捏起来,“嗯?在蹭哪儿?刚刚抱着我,是不是在蹭这儿?”
  顾暇的眼角微红,像抹了胭脂,季筝凑过去舔了舔,手下更用力的揉搓乳头。
  顾暇舒服又难耐,只能抱着季筝往上拱,性器蹭着季筝的大腿,眼睛润润地瞅着他。
  “想要?”季筝问。
  顾暇老实的点头,手抚上另一边的乳头,自己揉捏。季筝立马伸手阻止,把他的手抓在自己手里问:“这是做什么?”他心里有数,还要使坏问顾暇,实在坏透了。
  顾暇平日里的“勾引”算得上是含蓄了,他在情事上直白,觉得自己说的话做的事都是分外正常的,毕竟他喜欢季筝,想季筝操他弄他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季筝问他,他自然也是诚实回答:“痒……”
  “痒?”季筝低下头含住那粒已经硬起来的乳头,顾暇“嗯嗯”了两声往上挺胸。
  季筝还攥着顾暇的手,抬眼看那只骨节分明,五指修长的手,心里又打起坏主意,他松开口,用手指点了点顾暇沾了津液的乳头,顾暇半哼半喘着看他。
  他微低了低身,沉甸甸地性器碰在顾暇的身上,前端渗出的透明液体蹭着顾暇的腿,留下一道湿润麻痒的痕迹。
  不等顾暇反应,季筝的手就来到那翘挺的臀部,指头探进臀缝,或许是心理作用,或许是指间臀内有汗,那穴口润润的,季筝探进去半截手指,穴里的软肉便紧紧缠住他。
  顾暇的眼睛睁的很大,像在害怕又像在好奇,季筝抚慰他道:“乖,用手指扩张好了,一会儿我才能进去。”
  顾暇的反应十分可爱,他点点头,很是乖巧地说:“好啊。”
  季筝笑起来,轻吻他的唇道:“真乖。”
  扩张了一会儿,季筝把手指抽出来,地上铺了厚软的毯子,他却不是很放心地把扔在地上的衣服也拿过来垫在毯子上,才让顾暇跪坐下去。
  “硬吗?”季筝问。
  季筝坐在沙发上,那硕大的性器正对着顾暇,顾暇偷偷瞅了一眼,抬头回:“硬的。”
  季筝哭笑不得,手插进他的头发抚摸他的脸,颇有些溺爱地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是问垫了衣服地上还硬吗?”
  顾暇之前说了那么多羞人的话也没害羞,这会儿倒不好意思起来,憋的脸通红,用手抠毯子上的毛毛。
  季筝只好像安慰小孩儿一样安慰他,“乖了,我也很硬,帮我弄一弄好不好?”
  顾暇抬头,季筝抓住他的手往自己的性器上按,“用手帮我,嗯?”
  季筝的阴谋得逞,顾暇用手握住那粗大的柱身缓慢撸动,食指指肚还时不时覆盖住马眼摩挲。
  顾暇撸动了一会儿,季筝抓住他的手指往嘴里含,一根一根的舔干净,又情色非常地道:“我想操你的锁骨。”
  季筝的手抚着顾暇的脸,他的手很大覆盖住顾暇的半张脸,顾暇又无限依赖的贴着他,像粘人的猫咪一样,乖巧可爱又处处勾着人的心。
  季筝叫顾暇再往前凑一凑,他自己又沉下腰让那粗长的性器抵到顾暇的脖颈,他扶着性器在顾暇的锁骨间来回滑动,而后又将阴茎抵到锁骨间的涡陷处,轻轻挺腰往里怼。
  顾暇的嘴微微张着,显然是被季筝的“恶作剧”搞的不知所措了,季筝更加兴奋,性器滑过顾暇的脸颊,蹭着他的嘴唇,在他红润的唇上留下黏湿透明的液体。
  季筝俯身亲了亲顾暇的嘴唇,“宝贝真乖,起来嗯?”他说着又半拖半抱着将顾暇抱回沙发上,他还是怕顾暇着凉,尽管男生不会那么轻易闹病,季筝也不舍得他家小孩坐在硬地板上——好像刚才用性器蹭顾暇脸的人不是他一样。
  后穴已经很湿软了,季筝将性器抵在顾暇的穴口,又欺负顾暇道:“想要阴茎进来吗?”
  顾暇的脑袋偏了偏,头发扎到他的眼角他眨了眨右眼,不知是装的还是故意的,他问:“不是‘鸡巴’吗?”
  季筝直接操了进去。
  柔软的后穴包裹住粗硬的性器,季筝深叹了一声,往外抽出一点。
  顾暇被操的失声,那么大那么粗的性器就这样凿进他的体内,很涨很痛。他被季筝抱在怀里安慰,季筝一口一个“宝贝”地叫他,把他叫的晕乎乎的,他甚至主动用腿缠住了季筝的腰,叫他插他。
  季筝问:“不疼了?”
  顾暇不敢说谎,也不想季筝就这么干插着不动,于是就说:“动一动就不疼了。”
  季筝亲他的眼睛和鼻子,缓缓抽动起来。
  起初确实是涨疼涨疼的,可渐渐有了快感,顾暇就忍不住小幅度迎合起季筝。
  季筝察觉后就开始加大力度,阴囊激烈撞击着顾暇的臀部,发出羞人的声音,更多的水声响在两个人的耳畔。
  季筝把性器抽出一半,又深顶进去,穴口被撑的很大,粗硕的阴茎来回进出那软嫩的口。
  顾暇小声呻吟,重重喘息,胸口起伏的厉害,季筝埋头啃咬他的乳头,他的后穴也跟着紧缩。
  季筝松嘴后又是几个深挺,顾暇被干的压不住声音,大声叫床。
  “小东西,夹那么紧。”季筝喘息着操进操出,说出口的话也异常情色。
  顾暇身体上的回应还很青涩,嘴上却放得开,手缠绕住季筝的脖子,被顶弄的呻吟声都支离破碎。
  “哈啊……鸡巴、鸡巴好大,撑的好满啊,唔季筝……”
  “嗯?”季筝放缓了动作,把耳朵贴到顾暇嘴边。
  “再多操操我……”
  顾暇射了两次,又被翻过来接着操,腰和腿都撑不住了,哭着求季筝快点射。
  季筝却耍赖说:“不是你叫我多操操你吗,嗯?小东西,操的爽不爽,要不要更多?”
  顾暇边哭边擦眼泪边凑近了亲季筝:“不要了……啊嗯……不要了,呜季筝季筝……”
  “宝宝真可爱。”季筝回应他的吻,又卷着他的舌头舔弄了一番。
  两个人折腾了很久才熄火,最后季筝挺动着射进顾暇体内,射完了也不抽出来,顾暇泪眼汪汪的睁大眼睛看他,生怕他再硬起来。
  “乖。”季筝亲他的眼睛,“讨厌我弄你?”
  顾暇说:“不讨厌。”
  “嗯。”季筝又亲他的嘴唇,“讨厌也不能跑,知道吗?”
  “不讨厌。”顾暇抬腿想把腿搭在季筝身上,这一动却令季筝的性器滑出来,乳白的精液也跟着流出来。
  季筝宠溺地点了点他的鼻子,“小东西。”
  顾暇却不管不顾的贴上季筝,说:“喜欢你欺负我。”
  季筝笑了,“睡吧,一会儿帮你清理,乖了。”
  #
  第二天一早,顾暇在季筝怀里醒过来,抬头看看又用手戳戳,顾暇知道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但还是放心不下,觉得像做梦。
  季筝醒过来看到顾暇正看着他,心里软的一塌糊涂,低头亲了亲顾暇的嘴唇说:“早。”
  顾暇回道:“早。”
  起床后季筝简单做了早餐,顾暇一边吃着荷包蛋,一边正大光明的看对面的人,心里异常满足地想,这么好的人,今后就是我的了。
  季筝吃的很快,吃完走到顾暇旁边摸猫一样摸他的脸和下巴:“怎么总是看我?”
  “就看。”顾暇说着咽下嘴里的饭,仰着头特别骄傲的看他。
  季筝笑起来,“嗯,任你看。”
  顾暇也跟着笑,笑完又道:“我这算勾引成功了?”
  “‘勾引’?”季筝挑了挑眉,显然是对这个词很感兴趣。
  然后顾暇就把自己这几天的“壮举”一一都说出来了。
  季筝听的心里软甜软甜的,下半身却十分诚实的硬起来。
  他回想起顾暇这几天来的小动作,低头将手插进顾暇的头发里,细细亲吻他。
  “恭喜你,勾引成功。我是你的了。”季筝说着深吻住顾暇,“你也是我的。”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萌的文!!!

233333

棒棒哒 好甜

没有一楼了

Pia!(o ‵-′)ノ”(ノ﹏<。)
朕的沙发呢。
算了在地板上铺个榻榻米。

艾玛!好甜好甜好喜欢

No title

甜度高~

666。

唔,甜死了

萌!

No title

太甜了略略略

敲甜!!!!!【比心心】

A舔了舔了B的锁骨

“好甜”

喜欢

好可爱(*/∇\*)

好甜好甜啊

全部文章的链接

自我介绍

S老大

Author:S老大
有爱小私库
请吐槽
不求最新最全但求好看有爱
Q群:闭关中
有文要分享请发到skdusk@126.com
寻水产大神无法触及的稳定空间
NO生子 NO父子 NO人兽
NO同人 NO悲剧 NO变性
NO女穿男

建议:觉得不错看的文拍个手

日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类别
最新文章
传送门
吐槽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RSS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